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甯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重慶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陝西甘肅青海甯夏新疆香港澳門
站內搜索

關鍵詞:

搜索範圍:

工作管理 創新郵局
  • 青少郵局
  • 創新郵局
  • 科協郵局
設爲主頁 加入收藏 英文網站
首頁 > 人物 > 人物 > 全國公衆信息服務門戶網站

[中國科技教育史話]——梁思成

2013-02-26《中國科技教育》本文被閱讀過88803次[推薦][打印][保存][大字體][中字體][小字體]

本文轉載自《中國科技教育》雜志2012.12總第201期

  王渝生,中國科學院理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青少年科技輔導員協會副理事長,中國科技館研究員、原館長。

  建築學家、教育家梁思成(1901.4.20—1972.1.9)是清末民初著名思想家、政治家、改革家梁啓超的長子。梁啓超(1873.2.23—1929.1.19)是飽受中國傳統文化熏陶的士子,在走向世界、擁抱西學後,又以自己的學識和眼光,試圖建設一個全新的憲政國家,同時也期望培養出中西合璧的全新的兒女。梁啓超在戊戌變法失敗後流亡日本時生下了梁思成,他曾經送給兒子這樣一副對聯: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白鷗沒浩蕩,萬裏誰能馴。

  希望梁思成能清清白白做人,勇往直前做事。

  梁思成的妻子是被胡適譽爲“中國一代才女”的林徽因。林徽因(1904.6.10—1955.4.1)出生于江南望族,是中國第一位女性建築學家,同時也是一位女作家。是她對古建築的愛好影響了梁思成,使他們在1928年結婚後,夫婦倆珠聯璧合,共同開創了用現代科學方法研究中國古代建築這個學術領域並成爲開拓者,在傳統和創新之間,在技術和藝術兩方面都作出了非凡的成就。

  1911年辛亥革命後,梁思成隨父母從日本回國,就讀于北京崇德小學和彙文中學。1915年入北平清華學校(現清華大學),1923年畢業于清華學校高等科。1924年和林徽因一起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建築系學習,1927年獲建築學學士和研究院碩士,旋即赴哈佛大學深造,學習建築史,研究中國古代建築。

  1928年,梁思成與林徽因在溫哥華結婚後赴歐洲考察各地建築。當年回國在張學良任校長的沈陽東北大學任教,在那裏梁思成創立了中國現代教育史上第一個建築學系,開始了此後長達40余年的建築學教育家的生涯。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梁思成回到北京,住在北總布胡同的一個院落,入中國營造學社工作。他主持了故宮文淵閣修複工程,同時著手研究宋《營造法式》,他從比較近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則例》入手,著成《清式營造則例》,編訂《營造篡例》,並同林徽因等人一道,花了十幾年時間,踏遍大半個中國15個省,200多個縣,測繪和拍攝了2 000多件自隋唐經宋遼金元以至明清各代保留下來的古建築遺物,包括河北趙州安濟橋、正定隆興寺,山西應縣木塔、五台山佛光寺、大同華嚴寺、善化寺,天津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寶坻廣濟寺等。

  1937年,七七事變後,梁思成、林徽因踏上流亡之路,他們輾轉到了此前7年古建考察尚未抵達過的西南地區,進行了又一次長達7年的西南古建築考察。最終完成了鴻篇巨制《中國建築史》。

  1945年抗戰結束後,梁思成任清華大學建築系主任,創辦營建(建築城市規劃)學系,在清華大學教育工作崗位上直至1972年去世。

  梁思成總是站在教學第一線,即使在擔負繁重的行政工作情況下,他也堅持親自教課。他的拿手課程是“建築史”,古今中外無所不包,人物事例順手拈來,特別強調科學與技術、科學與藝術、科技與社會的統一。他給剛進校的大學生講“建築概論”,宏觀地介紹什麽是建築,什麽是建築師應具備的基礎知識和專業知識。他擔任低年級的“建築設計”課程,說明建築不僅是建造,重要的是設計和設計中的創意。這同幾十年後我們今天所說的要從“中國制造”到“中國設計” “中國創造”有著驚人的相似,說明了梁思成的預見性。

  梁思成注重教書育人,他在新生入校時就啓發學生對自己專業的興趣和感情,進而培養他們對建築事業的責任心和事業心。他在古建築研究中堅持的嚴謹學風也貫穿在了他的教育教學中。他審閱學生和青年教師的論文都是逐句逐段的修改,從內容到錯別字,甚至不放過一個標點符號的錯誤。他不僅自己做到,也要求師生都熟悉古今中外有代表性的建築物的特征,能隨手勾畫出一個大致輪廓和形象,同時記住它們建造的地點和時間。他穿著整潔,反對所謂不修邊幅的散漫習氣。他強調一個建築師要對一個工程負責,必須有科學的態度和嚴格的工作作風。他要求每一張圖紙都要按標准繪制,尺寸比例准確,字體大小按不同等級的規定,文字與圖分布均勻,幹淨利索,一目了然。

  新中國成立後,梁思成兼任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副主任,主持了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建築設計,以極大的熱情投入了新中國的建設工作。但同時,他也堅決主張保護北京古建築和城牆,建議在西郊建新北京,保護舊北京城,不在舊城建高層建築。

  梁思成說:“如果世界上的藝術精華,沒有客觀價值標准來保護,恐怕十之八九均會被後人在權勢易主之時,或趣味改向之時,毀損無余。一個東方老國的城市,在建築上,如果完全失掉自己的藝術特性,在文化表現及觀瞻方面都是大可痛心的。”

  但是,他的遠見不能爲那個時代的人所理解,他的建議未被采納,只是由于他多次上書,才挽救了北海的團城和北京城牆,但城牆在他去世後仍然被拆毀。

  所幸的是,在1949年人民解放軍兵臨北京城下,地下黨找梁思成繪了一幅北京古迹保護圖,以避免在戰爭中炸毀曆史古建。

  所幸的是,在“二戰”後期,梁思成通過美國駐重慶辦事處聯絡官布朗森上校,陳述了盟軍對日本國土進行總攻擊時,必須保護京都、奈良古建築的重要性,並提交了一幅古建位置圖紙和這樣一段見解:“建築是社會的縮影、民族的象征,但絕不是某一民族的,而是全人類的共同財産。如奈良唐招提寺,是全世界最早的木結構建築,一旦炸毀,是無法補救的。”美軍接受了梁的建議,進而保護日本古都免于原子彈轟炸。

  所幸的是,——再也沒有什麽所幸的了。在改革開放後的今天,在跨入新世紀之後,梁思成、林徽因夫婦于1931—1937年在北京居住的北總布胡同的一處院落,經過曆時兩年多的“保留—拆除”拉鋸戰,最終在2011年12月15日梁思成忌辰40周年前夕被開發商“維修性拆除”,後罰款50萬元並勒令“重新恢複原狀”——拆除後剩下一片瓦礫,還能恢複原狀嗎?真令人啼笑皆非,欲哭無淚!更令人振聾發聩,發人深省呵! ■

(作者:王渝生)
文章主題詞:
    評論
    稱 呼:
    評論須知
    • ★ 在本網發表言論,請自覺遵守愛國、守法、自律、真實、文明的原則,尊重網上道德,遵守各有關法律法規;
    • ★ 請勿發表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民族團結、國家宗教政策和社會穩定,含侮辱、誹謗、教唆、淫穢等內容的言論;
    •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爲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 在本網發表的言論,本網有權在網站內保留、轉載、引用或者刪除;
    • ★ 參與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評 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