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甯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重慶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陝西甘肅青海甯夏新疆香港澳門
站內搜索

關鍵詞:

搜索範圍:

工作管理 創新郵局
  • 青少郵局
  • 創新郵局
  • 科協郵局
設爲主頁 加入收藏 英文網站
首頁 > 人物 > 人物 > 全國公衆信息服務門戶網站

[中國科技教育史話]萬嬰之母林巧稚

2013-09-05中國科技教育本文被閱讀過91646次[推薦][打印][保存][大字體][中字體][小字體]

本文轉載自《中國科技教育》雜志2013.04/總第205期

  30年前,1983年4月22日,林巧稚以82歲的高齡在她先後學習和生活了半個世紀的北京協和醫院逝世。第2天清晨,83歲的冰心(1900.10.5—1999.2.28)在早餐時從廣播裏聽到這個消息,“忍不住放下匕著,迸出了悲痛的熱淚”,寫下了《懷念林巧稚大夫》,“她是一團火焰,一塊磁石。”“她的醫術醫德,她的嘉言懿行⋯⋯永遠在我的心中閃光!”

  林巧稚(1901.12.23—1983.4.22)出生在福建省同安縣鼓浪嶼的一個教員家庭,5歲時她的母親患子宮頸癌去世,這在她幼小的心靈裏留下了永遠的傷痛。13歲時,林巧稚加入了基督教。20歲時,林巧稚畢業于廈門女子師範學校,考入協和醫學堂,林巧稚在協和的入學考試途中,爲了幫助一名中暑暈倒的女子,陪送她去治療,放棄了英語考試,但是最後被協和破格錄取。

  1929年,28歲的林巧稚在8年制的協和醫學堂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被聘爲協和醫院婦産科大夫,爲該院第一位畢業留院的中國女醫生,是當屆“文海”獎學金唯一獲得者。

  1932年,30歲出頭的林巧稚到英國倫敦醫學院和曼徹斯特醫學院進修深造,旋即到奧地利維也納進行醫學考察。1939年,林巧稚到美國芝加哥醫學院當研究生。1940年,林巧稚被美國方面聘請爲“自然科學榮譽委員會委員”。同年回國,在北京協和醫院工作,不久升任婦産科主任,成爲該院第一位中國籍女主任。1941年底,北京協和醫院因太平洋戰爭爆發關門。1942年,林巧稚在北京東堂子胡同開辦私人診所。後來,林巧稚擔任了中和醫院(前身爲中央醫院,現在爲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婦産科主任。1946年,林巧稚受聘兼任北大醫學院婦産科系主任。1948年,林巧稚返回協和醫院,並在此工作直至1983年去世。

  新中國成立之後,林巧稚感到歡欣鼓舞,她在短文《打開協和窗戶看祖國》中寫道:“協和的窗戶打開了,豎起了五星紅旗⋯⋯我們爲祖國偉大的進步感到光榮驕傲。”她以更大的熱情投身到了新中國的醫學事業中。

  1959年,林巧稚當選首屆中國科學院唯一的女學部委員(院士),並被任命爲中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1965年,林巧稚主持中華醫學會第1屆婦産科學術會議。1973年,受聘爲世界衛生組織醫學研究顧問委員會顧問,任期5年,至1977年。1978年12月,林巧稚和楚圖南率中國人民友好代表團赴西歐4國訪問,在英國患腦血栓後返回。

  由于長時間的高負荷工作,林巧稚病倒了。這位畢生都在爲保障婦女兒童健康而奮鬥的醫學家躺在病床上依然沒有停止工作。她曾說:“我一閑下來,就會感到寂寞、孤單,生命就會完結。”林巧稚開始記錄自己一生的醫學實踐探索心得——《婦科腫瘤》。整整耗時4年,她終于完成了這部50萬字的專著。然而書完成了,林巧稚卻走了。1980年12月2日,林巧稚被送進醫院。1983年4月22日,林巧稚在北京病逝。

  林巧稚醫術高明,她率先對婦産科學許多方面進行了研究,著有《乙酰膽堿在正常分娩機制中的作用》、《24例良性葡萄胎及惡性葡萄胎轉移的研究》,主編《婦科腫瘤》、《農村婦幼衛生常識問答》、《家庭育兒百科大全》等。這些都是中國以往婦産科醫學史所未涉及到的領域。林巧稚是中國婦産科的主要開拓者之一。她獻身醫學事業,把畢生精力無私地奉獻給了人民。30年代初,她對胎兒宮內呼吸、女性盆腔器疾病進行研究;40年代末,開始對滋養細胞腫瘤和其他婦科腫瘤的研究;50年代,她提出和進行了大規模的婦科病普查普治,對新生兒溶血症診治成功;60年代成功切除28公斤的巨大腫瘤,80年代潛心編纂《婦科腫瘤》。

  林巧稚醫德高尚,奉獻精神更是有口皆碑。自她走上工作崗位到臨終前夕,心中裝著的只有婦女、兒童的安危。林巧稚不但給有錢的婦女看病,對窮苦百姓也一視同仁,交不起錢的病人,她就免費治療。她有一個出診包,包裏總放著錢,以便隨時接濟貧困百姓。新中國成立後,她在協和醫院看門診,經常告訴平民百姓不要挂她的專家號,“挂我的普通號,同樣是我給你看病”。

  林巧稚這個名字家喻戶曉,一是因爲她醫術高明、醫德高尚,二是因爲她親手接生了5萬多名嬰兒,雖然她自己從未有過孩子。每一個林巧稚親手接生的孩子,出生證上都有她秀麗的英文簽名:“Lin Qiaozhi's Baby”(林巧稚的孩子)。林巧稚說過:“生平最愛聽的聲音,就是嬰兒出生後的第1聲啼哭。這些哭聲讓我感受到生命的奇妙,感受到作爲醫生的自豪,也體會到了作爲母親的快樂。”

  老協和女大夫都喜歡穿素色修身旗袍,高貴脫俗,她們脫下白大褂走在街上,都能被老百姓一眼辨認出那是協和人。20世紀上半葉,職業女性嶄露頭角,卻仍備受歧視。協和以開放的心態接納了女性,也爲她們設置了一道不近人情的門檻:擔任住院醫生的女性,一旦結婚自動解聘,女護士如果結婚必須辭職。也許,這既是門檻,也是考驗。堅定的理想和虔誠的信仰,支撐老協和女醫護人員以殉道者的姿態,做出常人難以做出的犧牲。她們大多終身未婚,將自己嫁給了醫療事業。她們是中國醫療史上的特蕾莎修女。“萬嬰之母”林巧稚,就是這樣一個代表。

  協和純淨如真空的環境,也養成了林巧稚單純的個性。1949年,人民解放軍兵臨北平城下,北平城防總司令傅作義的夫人給林巧稚送來一張傅將軍親筆簽名的機票,可以搭乘任何一次航班去任何一個城市,傅太太特別說:“這是多少人用金條換不來的。”林巧稚謝絕了好意。她就要在協和守著她的病人。

  新中國成立後,在那些比較“左”的日子裏,老協和的知識分子沒完沒了地接受“思想改造”。林巧稚在政治上感到迷茫,她的社會威望和政治積極性反差強烈,理所當然是“重點改造對象”。工作組派她的學生給她講形勢、談理論,勸導她“揭發美國人的文化侵略”。林巧稚想不通,“美國人辦協和醫學院幫我們培養人才,我的醫術就是人家教的⋯⋯”她總是講真話、講實話,她的衆多學生在她的身教言教下,也是醫術醫德同高。

  同共産黨女幹部的接觸,讓林巧稚對共産黨人有了更多好感。有一天,一個穿灰色列甯服的婦女來協和挂號找林巧稚看病,林巧稚在問診中了解到,這名患者1927年生過孩子,因爲躲避國民黨抓捕不能在大醫院就診,孩子夭折,自己也不能再生育,長征中又落下許多病根⋯⋯後來她才知道,這位患者是周恩來的夫人鄧穎超,林巧稚對她更增添了同情和敬佩。

  時任北京市委書記彭真的夫人張潔清來協和生孩子的時候,林巧稚經常和她聊天,但不知道她的身份。張潔清出身世家,待人平和文雅,而彭真總是一個人提著飯盒來送飯,坐在走廊裏的椅子上等待探視,這使林巧稚對共産黨的領導人有了新的認識。

  林巧稚逝世後,廈門鼓浪嶼于1984年建造了名爲“毓園”的林巧稚紀念館,永遠紀念這位中國婦産科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婦産科醫學家和醫學教育學家。■

(作者:王渝生)
文章主題詞:
    評論
    稱 呼:
    評論須知
    • ★ 在本網發表言論,請自覺遵守愛國、守法、自律、真實、文明的原則,尊重網上道德,遵守各有關法律法規;
    • ★ 請勿發表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民族團結、國家宗教政策和社會穩定,含侮辱、誹謗、教唆、淫穢等內容的言論;
    •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爲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 在本網發表的言論,本網有權在網站內保留、轉載、引用或者刪除;
    • ★ 參與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評 論:
    驗證碼: